首页 > 招生 > 招生简章 > 正文

荣宝斋画院2021年伯揆写意花鸟画研究工作室招生简章

学制时间:脱产学习半年
招生人数:15人
学费:20000元(人民币)/人
报名费:100元(人民币)/人
报名日期:即日起报名(报到日期另行通知)
报名材料须提交:报名表、论文、代表作品图片三至五张,个人照片、身份证复印件、学位证书及相关职称证明材料复印件(报到时提供原件)。
接受条件:高等艺术院校、画院、艺术创作单位中具备坚实的理论基础,有较强的教学研究能力及创作能力的中青年教师、画家、理论家,年龄55周岁以下。(限招3名)
培养方式:访问学者在导师指导下,以参加课题研究,学术创作为主。学期期满,成绩优异者,可作为今后院聘画家条件之一。
报名程序:
一、在本院网站(http://www.rbz.cn)下载报名表,填写后将表格与身份证复印件、学历证明复印件、个人蓝底2寸免冠照片4张(背面写上姓名及所报工作室名称)、个人近期创作作品图片资料5--10张(理论与实践研究工作室须交史论文章1--3篇),快递至画院教务处,报名费100元汇款至画院账户。
二、画院招生办对相关资料进行审核,确认后向学员发出录取通知书。
三、学员接到录取通知书后10日之内,将学费以汇款方式汇到画院指定帐户,本院收到学费后,由有关人员为您及时办理入学手续。开学一个月后概不办理退学手续。
四、食宿自理。
报名表下载
http://www.rbz.cn/newbmb.doc
银行汇款
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九棵树支行
户名:北京荣宝斋画院有限责任公司 
账号:0200049819006942614
汇款备注填写:    同学报    工作室
画院地址:北京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徐宋路东侧----荣宝斋画院(即宋庄古玩城东侧300米)
招生办负责人:樊老师(15810395910)  陈老师(13691059675)
工作室报名咨询:颜玲(18514517778)
联系电话:(010) 81520777  81520003
传真:(010) 81520777  81520003
网址:http://www.rbz.cn
邮箱:rbzhy99@163.com
一、教学宗旨:
继承传统花鸟画命脉,培养高素质书画人才。
二、教学模式:
遵循"临摹——写生——创作"三步曲。
理论临摹阶段:第一周导师上大课;写生阶段由导师集中授课;
创作阶段:每周导师分节上课。大数量作业临习,每周作业点评;
因材施教 ,结合每个学员所掌握的绘画技艺而有针对性地教学。
三、教学手段:
推行绘画、书法、画论三位一体教学模式,要求绘画要有书法的“书写性”,作品注重意境的表现,在技法训练的同时有理论课程的及时契入,这在往届的教学实践中已经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四、教学目标:
通过半年的学习和训练,深入研究中国画的精神内涵,完成由法入理、由理入道的教学过程;
熟练掌握传统写意花卉和禽鸟的表现技法;
创作出有意境、有诗意的花鸟画作品。

伯揆

斋号有鸣堂。中国人民大学画院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荣宝斋画院伯揆写意花鸟画研究工作室导师,伯揆美术馆馆长。
国内首位被国家金融机构审核通过其作品可质押贷款的艺术家。
绘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美术大展。2019年11月在北京故宫举办个人大型画展,也是国内第五位在故宫办展的艺术家,引起全国美术界及收藏界轰动。被学术界定为最具中国当代大写意花鸟画人物。在国内外举办个人展览达五十多次,出版多部个人作品集。
伯揆美术馆位于北京宋庄,集展厅,工作室,研讨室,多功能厅达五千多平方米公益性私人美术馆。
伯揆启发了当代大写意花鸟画的出路及笔墨重构
文|尚辉
伯揆的作品在今天全国美展以及艺术生态中,让我们眼前一亮,让我们看到画展之外可以让我们进行的学术探讨,写意花鸟画如何发展的这个重要个案。伯揆先生的花鸟画有三个特点,第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大写意的笔墨特点。今天说写意花鸟画或者是写意水墨画,当代年轻人对于笔墨的掌握不够高,在伯揆的作品里看到的是李苦禅的传统,也可以看到潘天寿的特点。通过潘天寿看到了吴昌硕的笔墨,也看到二十世纪以来碑学书法进入绘画领域后,大写意花鸟画所形成的强劲力量。他的高度是一般画家没有达到的。难度在于把传统有序的用笔、用墨的技巧如何体现出在大写意花鸟画上。
仔细看伯揆的作品,最早可以到金农等八怪作品。不管怎么样,伯揆可以把李鳝、金农等扬州八怪的用笔延长吴昌硕和李苦禅,这样笔墨和手法融合起来形成朴茂、厚重的气象。今天伯揆大写意的气势撼人不仅仅是写意,还包括金石之气用笔的力道。

伯揆  世外桃源

第二个特点可以看到传统的大写花鸟画也有大幅之作,但是像伯揆这样一个展厅七十余幅作品都是八尺、六尺的巨幅作品还是不多见的。这里面涉及到二十世纪中国画学强调建筑感和形式感的命题,我们在伯揆的花鸟画作品里可以看到他改掉了以前文人的画法,画面比较丰满,出现了一些石头、瓜果和禽鸟,这样的画法在某种意义上受到了西学的影响。伯揆让我们感到兴趣的是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是怎么构成自己的章法和构图。

伯揆   红红火火

第三个就是大写意花鸟画不仅仅是画对象,不是把南瓜、石榴、柿子等都画入画面,也不等于把老鹰、喜鹊可以组成画面。花鸟画在于一种意境,我们在伯揆作品里可以看到大量通过处理后的空白,生发出了的意境。特别讲到松韵幽禽这幅参加美展的作品,以淡墨构图,松针处理有逆峰用笔的情趣、力度的提炼。
伯揆先生改变了我们对中国花鸟画题材不仅仅集中在梅兰竹菊,像其他的热带植物也可以画入画面,体现着不一样的情绪,更重要体现着文人境界和修养。
伯揆先生大写意花鸟画对当代大写意花鸟画式微的现象带来了一些反省。伯揆先生是受到现代美术教育和写实绘画教育的大写意画家,但他的作品很少体现对作品对象具体表达。传统的大写意花鸟画并不是对写实形成的一种表现。伯揆先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经验,他不是直接把写生的对象转换成画面的花鸟画。今天大写意花鸟画之所以式微,山水画有很多都是写生山水,人物画直接取决于写生的人物画,直接把笔墨加进去,大写意特别是大写意花鸟画不能走这样的道路,伯揆先生进行了笔墨重构,他成功了。

伯揆  一声啼得满山红

大写意花鸟画的衰落就是太受到客观对象的影响,太多受到写实美术教育的影响。伯揆先生带来的启发就是当代大写意花鸟画的出路在哪里:仍然需要在传统技术上创新和出新。今天的大写意花鸟画存在的问题,不是出新的问题,而是不能继承,不能融汇百家的笔墨程式形成自己的个性。伯揆先生的大写意花鸟在这一点上很值得我们进行反思。当然伯揆先生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要想达到李苦禅的高度还得继续努力。

伯揆  醉花阴

情境赋予下的新写意花鸟画
文|张晓凌
感谢请我参加这个会议,谈一谈我在现场看画的感受。因为我参加了全国美展的评选,国画的展区请我参加研讨会,我找了理由拒绝了。为什么呢?没有办法说,说得好,不情愿,说的不好,干脆有人不去了。网上文章出来之后,觉得有一些批评不负责任,包括写意和工笔高度互融,哪有互融?其实就是互说对不对?这样是不负责任的。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应该重新理顺一下什么是写意,通过伯揆这个展览可以思考一下写意花鸟中写意这个核心。刚才刘老师也解释了到底什么是写意。各位前辈研究的很深,我不再班门弄斧了。有一点需要提醒,写意不是绘画的基本形态而是中国人类的文明内涵,它是玄学与美学的概念。中国人看天地万物,从来不重视视觉看到的东西的本体,更遵从内心的感受。需要弄清来龙去脉,工笔也有写意,中国工笔传统都是写意的。

伯揆   仙风弄影

我们要把基本的概念理顺,写意是精神,工笔和意笔是两个不同的绘画形态,这个大家基本可以理解。我们应该重构一种写意精神,我觉得伯揆的花鸟是非常好的推进和实践。他是理解中国传统思想的艺术家。有两点值得肯定:一就是把传统的花鸟转成情境花鸟,给花鸟造一定的氛围,你在构造它的生态氛围,赋予它情境,这个情境不一定是生活的情境而是你赋予它的,通过这个情境赋予花鸟新的结构,这是伯揆先生的突出贡献。
另外伯揆对于传统的笔墨也有一个基本的重构,很多地方没有按照传统的花鸟画进行创作,还在探索的过程中。但他对笔法的改造可以看出来端倪。这次展览的成绩非常值得肯定。用单纯的传统花鸟解释不了伯揆的绘画。从两个线索看,一个是中国历代的笔墨性如何形成的。第二就是1840后我们大规模、颠覆式的引进西学带来了一个跨国引进的基本叙事脉络,到现在为止任何人不可能在传统中自我生成,而是在跨语境中思考的,不管是左还是右,不管是国家形态还是个人内心的需求,都必须放在全球化和跨国的语境了。比起1840年,现在更是全球化、跨国化,从这两个方面观察伯揆比较准确些。

伯揆  清泉鸣壑

我们要弄懂现代性的几个最重要的维度。我们认识到和山水、人物无关的时候,西方还在画写实,这是我们跟西方人的差别。我们需要用研究我们的传统文化,从画论开始就是现代的,还有比中国更现代的吗?我想没有。
一方面我们认识到传统的中国画现代形式是内生的而不是外国给我们的,另外把中国放在全球化语境、跨文化语境里去看,这样对中国画的基本走向大部分的路就是这样的,可以看到历史。伯揆你的创作既有传统的线路、脉络起作用,另外你也确实吸收了一些西画很多优势。

伯揆   白鹭孤高立 月明秋风寒

我们的创作非常伟大,再伟大也要放在全球化的语境里找到自己的道路,像中国不管是大写意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也好,中国美术很多层次都在探索。写意是很大的概念。我可以接触的不管是做影像的还是做纯花鸟画、纯工笔的,写意成了所有人的竞争指向,现在很奇怪雕塑的写意性、影像的写意性,写意性成了一个神了,但是大家理解的不一样,但是目标是一样。这说明中华民族复兴的脉动开始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你的画有两个角度,一个是中国内生现代性来判断,伯揆把中国的花鸟画往前推了一大步,这是值得肯定的。

伯揆   沙堤闲逸

总体而言你这样年龄,能取得这样的成就确实不容易,说的直白一点(略),我觉得再用几年功夫,把形式感的纯粹化和笔墨功夫更进一步,可以成为中国花鸟画非常好的画家。这是我们共同奋斗的目标,就是主席说的拿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民族、无愧于国家的力作。共同努力!

伯揆   蕉林得雨便欣然

李松瑶

斋号筱松山房,1984年河北省石家庄人,现居北京;
先后进修于北京师范大学首届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
2015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画院。
中国人民大学画院伯揆花鸟画高研班助教,松韵堂门下;
北京汇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艺术总监,
荣宝斋画院伯揆写意花鸟画研究工作室助教,
北京有鸣堂书画院副院长,
中燕书画院副院长,
昱西书画院副院长。

李松瑶   秋山松韵

李松瑶   雅园清幽

李松瑶   蕉林趣话

Powered By Rbz.cn 北京荣宝斋画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2006-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