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动态 > 名家大讲堂 > 正文

霍春阳大讲堂《中国画的价值观》讲座于2015年5月20日下午举行

文/霍春阳

【编者按】2015年5月20日下午14时,荣宝斋画院霍春阳花鸟画工作室导师、著名花鸟画家霍春阳先生在荣宝斋画院学术厅举办《中国画的价值观》专题讲座,本文根据讲座录音资料整理。

 

关于中国画的价值观,我讲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和一些认知,然后留一点时间咱们互动,研讨一些问题,同学们可以提出问题,我们互相研讨,互相学习。像研讨会一样,我先发言,有一些不同意见,或者是我没想到的、没谈到的,我们下面再交流、再讨论。

前两天有人问讲一些什么内容,还是针对我们国情的现状谈一些自己的认识、看法。现在美术界比较活跃,也可以说是五花八门。理论家(观点)也很丰富,唱什么调的都有,但是各唱各的调,在这样丰富的面貌,这样多色的观点,我们自己的立场应该站在哪一方?当然,现在在中国绘画上面,我们不是站在了一方,有人说现在是东方,我考虑我们自己把它划定成为了一种东方和西方。我考虑我们祖先从来没有这样分过,现在的理论家把我们看作是东方的价值观。说我们这个民族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是站在这个世界上思考问题,为天地而立心,为生民而立命,与众生同体,和天地而成形,这都是没有站在哪一方,它是站在一个整体,一个全方位。所以他的思考,天、地、人是我们的出发点,是我们的立场。所以这点来讲,今天我们大谈东方和西方,我感觉反而不全面了。我们应该是从阴阳,从整体,从宇宙,来看问题,为什么我们这个民族立于不败之地,正是它的立场,它是全系的,它是综合性的,包括我们提出来的意义、意境、臆向、笔意等等,这个意字,比他们别人提的抽象等等,比这些东西全面。这个意是天地之心,得到这个意,写意是得到这个意,说穿了,我感觉应该到一种无心、无我之境才能达到意的境界,我们把这个意叫的白了,真正达到意的境界是很不容易的,这一点是我对我们传统的认知。

有人把传统看成我们今天这样干明天就是传统了,还有人提出来新传统等等,我感觉传统这东西是什么?什么是传统?传统是一种精神,往往我们有好多人继承传统是继承传统的模样、皮毛、外在的,而没有从精神实质上去认识它,去考察它,去研究它。说穿了一句话,传统就是道,守传统就是守道、尊道、信道,这是我们的传统。传统包括了过去、现在和未来,有的人提什么传统与现代,传统与生活等等这种传统,我感觉都说错了。传统包括了生活,包括了现在,包括了所有的东西,超时空的,没有地域性,没有时间性,艺同于道,艺术是超时空的,它为什么通道,为什么文艺载道,道这个东西它是没有时间观念的,什么大谈笔墨当随时代。答辩过程中,我问时代的特征是什么?你给我讲讲什么叫时代?是时间?还是特征?还是什么质量?时代特征是什么?我们这个民族它思考问题它的立场,计利要计天下利,求名当求万世名,不求一世一世的,而且我们现在大谈当代,谈什么当代,谈境界好不好?境界不随时代而变化的,人品是不随时代而变革的,是永恒的。求淡、求静、求中和,这是世世代代有知识、有教养的人,有德行的人,有境界的人,遵守的原则,这是我们不变的道理。所以现在我们看问题很表面了,不分是非了,大是大非分不清楚了,所以造成中国在理论界在思想界的脆弱、肤浅、表面,处在一种昏庸的状态。所以现在我们的思想界处在一种昏庸的对现实问题的应对和临机抉择,这也可能是我们的时代特征,这些东西我们能随吗,能随这些浅释吗?不应该。而且现在速度多快啊,速度快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呢?所以现在更高更快更强变成了体育的口号,也变成了我们艺术的口号。我们好多喊口号喊的,搞展览要轰动,要激动,要震撼,这都是在搞艺术的外行话,你激动什么。艺术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搞艺术?艺术的功能应该是净化心灵,应该使人平和,应该使人沉静,应该让人自在。这一点来讲,我们搞艺术的人现在口号喊歪了,动不动出新,动不动要变革,动不动个性。当然,不是说盲目的反对个性,我们的祖先在这个问题上,因为艺同与道,在大的是非上面,为什么孔子提出克己复礼为仁呢?为什么要克己呢?为什么提出来至人无我呢?为什么在宗教上提出忘我?为什么王国维先生提出无我之境呢?我们提的是一种化境,把我化为世界。庄子讲的物我两化,我变成了物,物变成了我,那就是大我,是一个永恒的我。我融入到了这个世界里面,哪有你啊,有你那就是小我。所以在这一点大是大非问题上,我们的立场,我们的观念,我们在标榜我,这是大错而特错的。

西方一位哲学家,我忘记是谁了,在机场我看到一个论述,翻了几页。他说过分张扬个性会毁灭世界。为什么?我考虑这些问题,因为张扬个性,它的性质实际上是分裂的,张扬的是一种不同。我们讲的是合而不同,大的原则是合,是共性,当然,个性,天命之为性,性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这个东西不应该埋没,因为你有你自己独到的一种体会,这个东西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这个东西是不可磨灭的。但是我们现在追求的不同,在张扬这个个性,在强化这个个性,这个东西是不对的,应该弱化,我们应该强调归一,归共性,归大道,这才是永恒。我们所见到的物,现在自然界里边我们所看到的东西,看得见、摸得着的都不是永恒的,都是假象,而真相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永恒的。也就是说,个性的东西肯定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说我们要求永恒,这一点可能讲的有点玄了,但中国人说中国的文化,西方有些汉语学家在翻译中国的东西,中国的国学,辜鸿铭讲,绝大部分是小儿科,都是按字面上去翻译,从字面上找中国的灵魂是找不到的,甚至我们看老庄的书、孔子的书,光从字面上找我们是找不到的,它在字外,在文外。为什么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呢?最根本性的真谛是讲不出来的,凡是能讲出来的东西可能都是偏颇的。在老庄的思想里边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故事,老爷在读书,家里面做工的人到旁边听了他读书,问老爷说老爷你读的什么书,读的是圣贤书。说你读的这个书写书的人还活着没活着,说早已经死了,你太无知了。他说他死了,那你读他的书,读的是糟粕。他感觉离奇,你讲讲道理,为什么它是糟粕,你把圣人的书说成糟粕怎么能行。他自己谈自己的体会,他说我是一个打车工,我是一个高手,我想把我的技术传给我的儿子,可是就没办法传递。我所做的车用多大的力量,用多大的尺寸,用什么木料,用多大斤,这些东西都是随机应变的,而且要靠自己的感受,这不是用尺寸所能决定的,这个对木质的体会那是非常苛刻,非常严密,非常精微的。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在中国的文化,我们用兵书去打仗的时候可能是败仗,具体问题具体对待,而且这种精密的程度是不可计量的,这才是灵魂,这才是根本,这才是真谛。说我们一个画家怎么才能画好画?画好画是教出来的吗?今天我在这讲,我讲的能够使多少人明白,能够明白到什么程度。为什么古人说成者自成,因为很多人费了很大的心教人,让孔子到现在来教学,能教出几个圣人来,贤人来,现在没有那个材料。也可能现在老师识别伯乐千里马一样,能不能发现千里马,发现千里马的能力有没有,可能千里马从你旁边溜过也不知道他是千里马。所以这种识别能力鉴别能力也很差了。

一个人成功的原因,由什么造成的?这是不是学来的?一个人的悟性,一个人的天资,是不是学来的?不是学来的。这一点来讲,挖掘自己,发挥自己,自己是自己最好的老师,没有一个有能力的人是教出来的。老师只不过给你提供一些条件,但你获得不获得自己决定,别人代替不了,也不会强加给你,凡是强加的东西可能没有什么好东西。

现在有人提出了画界里边有高原没高峰,我都怀疑有没有高原,现在是高原还是低谷?我认为是低谷,跟前人、跟宋元比起来,境界、精神、质量,人的素养,人的精神境界,那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儿。这点我们要向前人学习,前人为什么能够有这样的境界,是怎么得来的,我们要格物致知,他们为什么能出现这样的气象,为什么近百年来我们走了下坡路。有人也在分析了,说现在中国人有多少年不读经书了,1905年那个时候废除了科举制,科举考试那时候读什么书,辛亥革命就从儒家的思想、儒家的经典开始,不允许再进教科书了,教科书里没有了,剔出了。那时候蔡元培讲以后学校里边要用西方的称呼方法,不要用中国方法称呼了,都开始西化了,中国开始废弃自己的思想,废弃自己的精神价值观,认为是落后了。从那个时候开始离弃了中国的经典,包括泰戈尔和罗素那时候到中国来讲学不受欢迎了,崇尚新潮,新思想、新文化,那时候开始杂乱孔家店,五四运动开始,一个接一个。五四运动来了以后,后来紧接着又来了一个文化大革命,都是在否定我们自己的传统,在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能够反对自己的祖先,只有中华民族,干着轰轰烈烈的事业,近百年来我们干了一些,结果怎么样?是我们越来越表面化了,西学东建,引进了西方的思想,我们在科技方面是进步了,在人文精神上大大滑坡了,不讲道德。宋朝的时候我估计凡是有教养,从事艺术行业里面,他首先是志于道,那时候是世人化,最根本的东西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它是这样一条程序,一条准则。我们丢掉这个链条,丢了多少年了,丢掉的结果怎么样呢?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我们的繁荣是假繁荣,没有耐人寻味的东西,也可以说现在看我们的画家,素描起家的这样的人,以西学培养起来的那些人,都没有后劲,画出来的画没有境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感觉是一种否定态度,在这个意义上表面化了,没有意味了,不能耐人寻味了,没有精神内涵了,气象谈不上了。所以现在流出来的都是一种燥气、俗气,也乏味了。过去强调的那种东西,静气没有了,平和之气没有了,感情不会淡下来,它崇尚的是强烈。到现在我们还强调的是冲击力,画多大的画,尺幅要多大,面貌有多新,现在我们追求的是这个,追求刺激,追求强烈。过去我们追求的是平淡、平和、平静,这些东西被丢掉了。而一个人的精神境界最根本性的东西是平和、平静,这种东西我们没有了,而且多少年来我们强调的文人提出来的这种以书入画,书卷气,被丢掉一边了,要不怎么说厌弃啊。要霸气,要野气,要怪气,奇气,现在属于奇的、怪的、野的,这些东西反倒兴盛起来了,有新鲜花样了。

弘一法师在《晚晴集》里面谈到,无一言而生清净心,总想着语不惊人死不休,总想着一语惊人,语出惊人,平静心被破坏了,平静心一破坏一系列的问题就出现了。因为静能生慧,宁静才能致远,静被破坏了,这是根本性的东西破坏了、丢掉了。静能出智慧,静能入本,我们前人在培养人的时候首先是知止。你说前人傻吗?现在我们是一味的抢着进,我们近百年来受进化论的影响,受进步主义思潮,大谈进步,大谈现代、现代化,这个东西是表面化的。我特别想给科学家上上课,胆儿够大的。我给他们讲什么?科学家都是在谈个别问题,像瞎子摸象一样,我摸着腿,你摸着尾巴,他摸着鼻子,现在都是在一个点上、一个线上、一个面上研究问题,而我们的祖先是整体的研究,而没有哪一个科学家研究地球的生命,没有综合性的研究天地,而在某一领域里面研究。我想我们现在利用天然气也好,煤气也好,或者石油也好,等等这些东西,看到了短暂的为人类自己的私欲有点好处,大量开采,包括地热,谁在为地球考虑?地球有一天不干了以后,它要崩溃以后,我们人类跟着一块儿完蛋,哪一个科学家能研究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在研究自己的一个小领域里边。我们现在科学家最缺失的就是综合性观念,整体观念。

我曾经出差,跟一个科学家住在一起,他说什么对人类有好处我就研究。我说你考虑过没有,只要有好处就有坏处,有一利就有一弊,为什么?中国的祖先过去不发展科技,不重科技,有抱瓮,在我《论画》里边有个抱瓮者说,为什么起抱瓮,出了大力而收效甚微那样的,崇尚这样的劳动方式,不崇尚机械。他说有机械必有机械之心,有机械之心必有机械之事,有了机械之事必有机械之心,有了机械之心以后你的纯净的心、朴素的心被破坏了,我们这个民族赏朴,赏真诚,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什么叫朴?朴是全系的,不是一方面的。

所以这一点来讲我们的祖先赏朴,思无邪,顺天而为,无不为是顺天而为,这样的价值观,这样的立场,这样的思维方式,都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所以现在我们干的轰轰烈烈的事情,我们在做邪恶啊,你标榜的,你主张的,你张扬的东西,是邪恶的行为。为人类暂时的一点利益而牺牲整体,牺牲这个世界,我们现在空气本来天然的是让我们呼吸空气,是没有坏处的,现在我们空气质量是让人不放心的,不光是中国,而整个世界,酸雨不是一个国家造成的,杀伤生命的速度,一年将近十万的生物在迅速的灭绝,都是我们科学家惹的祸。有的哲学家说我们地球就是一个天然的墓穴,谁来营造这个墓穴?是科学家,谁能完善它?只能靠科学家,人类已自我埋葬了,自己挖自己的坟墓。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伤害,我们大谈进步主义,大谈进化论,害得我们人类,害得这个世界不得安宁。老子早就预料到了,“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则恐灭”。我们在奔着这个方向在发展,在变革,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我们的环境越来越差,我们吃的,我们用的,我们住的,我们有些东西现在越来越不可靠了。是什么思想?我们应该思考,应该反思,我们应该回归到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才对这个世界有利?才能使这个世界和平。还是我们的祖先,也就是说二十一世纪的价值,有孔孟,有老庄思想,能拯救这个世界,用科技、用武力拯救不了世界,它在疯狂的破坏。我们人类应该觉醒了,我们算算总账,大是大非,究竟是有利了,为了暂时的一种利益牺牲后人,牺牲整个地球的生命。我为什么谈这些?这是我们的立场,现在我们要尊天,顺天而行。少一点离奇,少一点邪恶,回归到自然,什么自然?顺天而为。人应该怎样去充实自己,怎样认识这个天地,怎样顺应这个天,而不是想改变这个天,改变来改变去,弄的这个世界不得安宁。我们画界也是一样,你总在标新立异,结果你淳朴的心被破坏了,给人带来的信息都是一些烦恼和浮躁、和肤浅。过去的教育,孔子的思想,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而现在我们近百年来的教育,基本上一入学教育首先就学文,不学做人。所以现在道德沦丧,不孝顺作为一种革命,作为一种先进,作为一种进步。我是新中国长大的,从小给我的教育就是打的落花流水,我们唱着歌,同传统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让我们干什么,让我们砸烂,可是我们立起来了没有,你立的是什么,立的是意还是害,我们不能看暂时的利益,不能光看眼前的一些事。

说实在的,我们要想画好画,首先要做好人,做了好人才有好气象,一个人的精神气质养育这个东西,有了好的精神气质能够弘扬正气,你的心邪了,老是想玩花样,那可能就是歪的。你说的大一统,感觉这个世界很单调了吗?不是的,法无定法,但是我们要尊重这个常理,理是不变的。所以我们形状可以变化,但是精神上是不变的,动不动我们说站在巨人肩上,取各家之长。谈何容易?你得到大家的一种精神世界那不是说说罢了,那是要身体力行实践、体验。王国维先生说的,要经过一个望尽天涯路,要经过衣带渐宽,经过众里寻他千百度,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才会获得一个完整的博大的精神境界。现在我们的画没有境界,也就是没有思想,没有培养一个人的精神气质,没有得到。说古人早就批评勤于思而不问道,也就是说,跟道无关。我见过很多画界的朋友,包括有些教授,人品和画品是分离的,还给你举例子,那个人不怎么样画挺好,那个人不怎么样字写的挺好。好的人品是超国界的,超民族的,超时空的品格,什么叫好人品?尊天道的人,这才叫志高的人,永恒不变的,这样的品格,我们不是说把这个定为叛徒,那个定为汉奸,这就人格差了,他站在这个世界上在思考问题。超时空的人格,人品,我们要站在这样一种高度,绝不是一个民族的,绝不属于一个国家的,所以我们要有这样的思想,这样的境界,这样的品格,才会有一种博大精神永恒的有精神境界的作品。我们把养心养气作为我们的重点,之所以我们没有高峰,出不来大家,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思想,没有品德,大境界没有,人格的境界没有,怎么会画出一种很高的绘画作品来呢?是不可能的。

这一点来说,现在习主席提出来要振兴中华,也可以说靠什么来振兴,怎么复兴,传统是我们复兴的基石,我们对传统必须有所了解,抛开传统来谈境界,那是空中楼阁。我们祖先还是伟大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是要多读一些经典。我也劝我的学生们,我当了十几年的系主任,后来我给每一届学生一进学校发《论语》,学做人,不光是做人,那都是最好的美育教材,这样才养育我们的精神世界。现在我们一动手,多少年来我们学的是技术,教科书里边没有这些,我早就倡导多学点哲学,学点经典,学点我们祖先的价值观、认识论,认识论都解决不了怎么谈境界。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大是大非问题,我们要在这个问题上去着手,再加上有一些天资,有一些悟性,再有一些很厚的文化底蕴,这样以后才有可能塑造出好的人格,才会出现好的作品。这才是一条正道。现在已经证明了,一个人就是一个气场,高尚的人格就是一个好的吉祥的瑞祥的气场,你的气场好了以后你会影响你的周围环境好,为什么风水随人呢?你这个气场很大,会把邪恶驱赶掉。现在科学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你的气场好你会影响周围的环境好,你的气场好你会影响你的家人,你会影响你周围的人,你会发出一些好的气息。你周围的水的分子结构会变得清晰明亮明快,很清晰的,如果你自己是一个浑浊的,你是一种不好的气场,会影响它的浑浊,从这一点已经证明了。说人生气的时候,没有好的气息的时候,你的脸色不好看,你的形状也不好看,你在高兴的时候,你在平静的时候,你的气息是好的。好的气场,孟子讲充实者为美。你自己是一个很空虚的,很贫瘠的,那就会不美,美不会到你这来的。充实而有光辉为之大,你能够普渡众生,你能够养育别人。什么叫大师?大师是能够导人以正道,与人为师。具备这样一种为人师表的人,能够养育别人的人,是一个发光体,能够照亮别人。我愿我的同道们,朋友们,共同研习我们尊重我们的前人,他们为什么世世代代几千年来延续这条道路,因为他们发现了一种做人的真谛,行事做事的真谛。如果我们再不觉悟,再这样走下去,我们不光是伤害我们的国家,伤害我们的集体,伤害我们的家庭,到现在我们的思想,现在我们的离婚率有多高,为什么那么高?就是因为过去封建,过去束缚了我们,过去我们特别讲仁义道德,宽容宽厚,严于律己,宽于待人,这样一种品德。现在稍微有一点矛盾容纳不了,就离吧。所以出现了分歧现象,连我们周围的人我们都没办法融他,我们都团结不到一起,我们还能团结更多的人吗?所以需要多找自己的原因,多责备自己,君子求助己,小人求助人,不怨天尤人,多找自己的原因。外国人认为中国人真正伟大之处,他在中国人受欺负受伤害以后,他不怨对方,他在找自己的原因,所以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为什么会遭到这样一种鞭打?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让他不敢这样干。我们养我们的一身正气,宋元画为什么有那种君子之风,为什么有堂堂正气,为什么现在有些画家的画挂不出来,不登大雅之堂,不能耐人寻味,什么原因?把心修好了修正了,我们就知道大是大非,我们才知道什么样的笔墨是好笔墨,我们才知道什么样的形象是正相,什么样的形象是大相,大相无形。如果没有这种教养,没有这种品德,你造不出这样的形象来。

我们学画,我考虑还是学做人放在第一位,看起来很慢,看起来互不相干,我们上次参加全国的一个研讨会,谈教学问题。我们多年遵从的东西是什么呢?什么三位一体?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学一点笔墨,学一点造型,学一点构图,就算是一个画家了吗?这样出大画家吗?不是那么回事。可以说多年来我们培养一些美术工作者,培养不出艺术家来,更不可能出大师。我们劝学,精神的教养,精神的培育和养育,我们接受的思想,接受的自由、民主、科技、科学,可是自然科学对我们艺术究竟有多大的帮助。所以我们要反思一下,我们只是停留在技术的层面,没有从根本上下手,我考虑了,这就是当代的缺失,近现代的缺失。所以有些画家我就不再评论,因为我们缺失了最根本性的东西,所以说有好多人走偏了,走浅了,出现问题了。要靠这样的形象这样的思想,我们走不出国门去。软实力在谁手里面?在我们的祖先手里面,要谈孔孟老庄,有被别人接受的可能,要谈我们现在这种价值观,是毁灭世界的思想,盲目的认为是发展是进步,实际上是退步了。

所以这一点我考虑我们应该觉悟。今天我们到荣宝斋来,不只是学技术来了,当然技术可以学,但是更重要的是学到一些思想方法,学到一些立场,学到一些智慧,学到一些品德。这是我们最重要的。

< 1 2 >

Powered By Rbz.cn 北京荣宝斋画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2006-2016